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兰蕙几枝不必多,馨香一片自然来

这里是雷帝范萍的实名博客。。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天津市雷帝贸易发展有限公司 总经理 天津惠福民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总经理 雷帝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总经理 国际医学美容协会认证高级医学美容师 雷帝男士专业护肤产品创始人 国际男士美容研究中心创始人 惠康盛发中药生发品牌创始人 写博客不是为了做广告,也不是为了显示自己有多少名头,只是想记录自己的故事,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创业者的喜、怒、哀、乐,让大家看到一个平凡的生命创造的意想不到的价值!告诉你,我行,其实你也行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袁世凯的性贿赂  

2012-11-23 14:07:00|  分类: 生活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杨林川《袁世凯的性贿赂》

 

      “性”是个好东西,我觉得这玩意儿和吃饭、喝水一样重要。老祖宗们常说,“性命”、“性命”,可见,假如没了“性”,“命”也失去了意义。

但这个话对司马迁有点不公平,他老人家正是失去了性功能之后,才一个心眼儿写《史记》的。我有时在想,假如当初把唐伯虎这个风流才子也给“咔嚓”了,不知道他会不会有更多的佳作传世?

在这个意义上,性也是个坏东西。

这年头,穷则独睡其妻,贵则“和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”,这也成了贪官污吏们倒台的重要原因。很多看起来道貌岸然者,最后都是在巴掌大的地方,犯下了天大的错误。

比如我最近就听说,苏北某领导又被抓起来了,传说他除了贪污受贿外,还和上百名女性有过一腿,人送雅号“百妇长”。

这个领导我见过,还一起喝过酒。我作证,那次喝酒他绝对没带女人,而且印象中他老兄也是不苟言笑的造型,开口闭口法律、法规,很有点海瑞的架势。

想不到这样的人物也躲不过“性”的诱惑,可见,“性”之危害,猛于虎也。我建议,凡是胸怀大志者,要牢记我写的四言绝句:

“要想成功,必先自宫,不肯自宫,只能送终。”

呵呵。

很多人以为今天的贪官们是受了西方性解放的影响,才这样情欲泛滥的。其实不然,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。老祖宗用“性”来书写人生轨迹的,古已有之。

远的不说,就谈谈一百年前的袁世凯吧,我记得他曾经就用“性”,贿赂过比他更牛的人物。

话说清朝末年,出了一个美女叫杨翠喜,(不好意思,也姓杨,给各位添麻烦了。但她和我这个杨林川的杨没有一毛钱关系,我发誓。),她是个演员,当然,现在叫艺术家了,搁过去统一叫戏子。

杨翠喜长得珠圆玉润,娇小玲珑。在那个女人必须束胸的年代,她可是非常另类地长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天胸。晚清笔记中说,任何男人看到她,都会产生不良反应。

故此,很多好色之徒都想金屋藏娇,娶她为妻。但杨美人开出两个条件,一,必须是豪门子弟,二,必须有十万两白银以上的彩礼。

这个条件一开出,老少爷们立马鸦鹊无声了。男人这个东西,有时候很市侩,既想脱人家裤子,又怕花自己票子,都梦想着天上掉馅饼呢。所以,杨翠喜十八已过,却依旧待价而沽。

有一次,清朝著名官二代、农工商部尚书、贝勒爷载振和大臣徐世昌去天津办事,时任直隶总督的袁世凯请他们吃饭。

那时候的人不像今天有福啊,吃过饭可以去桑拿按摩,或者去夜总会跳舞,那时候官员夜生活和我一样枯燥,只能听戏解闷。只不过我听戏靠电视,人家可是看真人演出,这两者不可同日而言。

袁世凯把天津所有大腕都请来了,办了一场堂会招待载振,自然,他也特意把杨翠喜请到现场了。

载振是个花花公子,平生爱的是吃喝嫖赌,对看戏没什么兴趣,但老袁盛情难却啊,他只好无精打采地看着。可当美人杨翠喜一扭三晃、咬着手绢出场的时候,原本昏昏欲睡的载振陡然一惊,他觉得自个全身每个细胞都竖立起来。

俺的娘啊,这是谁啊?这不是要了俺亲命吗?长成这小模样,还让不让载振学好啊?!

他连问袁世凯,这是谁?多大了?什么地方人?定婆家没有?

袁世凯早有准备,不慌不忙地一一作答。

载振眉开眼笑,一边听,一边不停地点头,他激动地对袁世凯说:“唱的好!唱的好!唱的好啊!我看整个紫禁城都没有唱的比她好的!”

老袁笑笑,也没搭理贝勒爷的话茬,继续看戏。

演出结束,袁世凯单独留下杨翠喜,威逼利诱,又拿出十万两白银,终于,让杨翠喜同意做载振的小妾了。

第二天夜间,一乘小轿,把杨翠喜抬到载振的房间。

至于进了房间以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我就没办法写了,因为本人不在现场,不可乱说。

但估计载振那夜过于兴奋,弄的动静也太大了些,以至睡在他隔壁房间的大臣徐世昌也没怎么睡好。

第二天清晨,徐世昌问仆人:“昨儿贝勒爷忙活什么呢?鬼哭狼嚎的。”

仆人就把杨翠喜的事说了出来,徐世昌一听,立马拿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,去给载振道喜。

载振倒有点不好意思了,他对徐世昌说:“小弟荒唐,大哥见笑了。”

徐世昌说:“这笑什么呢,我羡慕还来不及呢,公子佳人,天生绝配啊。”

一会,袁世凯也来道喜了,他除了送了一笔贺礼外,还向贝勒爷提出一个请求:请朝廷授业他的亲信段芝贵为黑龙江巡抚。

都说吃人家嘴短,拿人家手短,载振吃了、拿了,最主要的是还用了、玩了,怎么可能不答应袁世凯的要求?

他回去求了自己的亲爹――――清朝势力极大的庆亲王奕劻帮这个忙。果然,没过多些日子,段芝贵就顺顺当当地被朝廷任命为封疆大吏---------黑龙江巡抚。

从古到今,用“性贿赂”谋取利益者比比皆是,但能像袁世凯这样,用一个美人为部下换来封疆大吏的职位,倒也真是不多。今日林川思之,也不得不佩服啊。

这笔交易,可圈可点,值得大书特书。但正因为太过分了点,也激起了民愤。很多御史把这个事情专折参奏给慈禧,呈请调查惩办。

当然,清朝那时候也没有论坛、微博这样的舆论平台的,流言是无法带出真相的。调查的结果自然是“事出有因,查无实据”。最后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了。

但为了平息社会舆论和御史们的怨气,朝廷还是下旨,撤掉了段芝贵的巡抚职务。而那个只搂着美人睡过两夜的贝勒爷载振,也被迫辞去了尚书职务。

可怜啊,载振和杨美人只睡了两夜,便睡掉了朝廷两员大臣,这要是睡上一年半载的,还不把满朝文武都睡绝了?!

至于杨翠喜,真是红颜薄命,成了祸水的化身,载振自然也不敢再要她了。她只好又另外收了一万两白银的彩礼,嫁给了天津盐商王宜孙。据说杨翠喜女士活到近八十岁,六十年代初才在天津去世。

今日无聊写此文,无他意,只不过为来日哪位高人想写《性贿赂史》,留一段素材而已。

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2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